首  页  |  教研信息   |  学校心育   |  咨询辅导   |  实践探索   |  心海观潮   |  在线心理辅导  
         栏目导航:心理健康教育>>咨询辅导>>咨询常识

 

对心理志愿者的建议
  不要急着去做“治疗”。真正的专业人员一开始总是先建立关系,让对方感觉到充分安全后,才会开始工作。
  不要轻易追问细节。安全感建立后,对方会自动向你倾诉,但如果他们心理受了严重创伤,就会不太愿意去回忆细节,这时你不要着急,除非你们已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而且你确信这个关系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否则轻易不要去追问那些可怕的细节。
  最好打持久战。对那些有亲人死亡的灾民,蜻蜓点水式的工作很可能会带来又一次创伤。因为,你和他的关系的结束,在相当程度上类似于他再一次失去亲人。
  团体治疗很重要。将有类似经历的对象组成一个治疗小组,由专业人员督导他们交流感受并给予理解和支持,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很多研究发现,团体治疗中,治疗师的作用远远不及团体成员的互助。
  专业素质很重要,尤其是共情的能力极重要。千万不要以为做心理志愿者比较简单,灾后心理危机干预对专业的要求很高。我在灾区了解到,很多志愿者爱说“我理解你的感受”,但这是真的吗?理解是很难的事,如果你轻飘飘就说出这么一句话,会让对方有被冒犯的感觉,他那么痛苦那么可怕的事,你一个旁观者怎么理解得了?
  可以先定位为“陪伴者”。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陪伴是最好的心理救助》,这种定位既可以避免动辄以治疗者自居,也是以对方为中心的姿态。

 

对慰问者们的建议
  无论是官方的慰问人员,还是普通市民,都请不要轻易去问对方在灾区丧失亲人的情况,在这种时候,每次说这样的事情都意味着再一次被创伤。你可以留下他们所需要的物资或说一些慰问性的话语(这些话语也常有问题),但不要动辄就去询问他们最伤痛的事情。

 

对捐助者们的建议
  尽量不以个人的身份给予捐助。因为亏欠感是我们最讨厌的感觉,以个人身份给予捐助会给对方很大的心理压力,而亏欠感会让他们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不管以任何身份捐助,都不要抱着回报的心思。捐助最好是无条件的,如果是私人的捐助,除非有很特殊的情况,否则与对方不要有很紧密的联系。你渴望与对方密切联系,很可能是你的潜意识中喜欢助人者的角色,因为这种角色给了你很大的价值感,但却给了对方压力感。
  如果对方非要给你回报,你可以对他说,爱的最佳方式不是回报,而是传递,因为回报是封闭的。你可以将我给予你的帮助,传递给未来你遇到的需要帮助的人。
  无论是组织性的捐助者还是私人捐助者,都尽量不要和被捐助对象合影,更不要将捐助对象的照片公布到媒体上,媒体也不要去拍 “被捐助者感激捐助者”的照片,这是对被捐助者人格尊严的侵扰。

 

其他
  如果有一些学校接受了灾区来的学生,那么,无论师生,你可以帮助他们融入当地的生活,而不必轻易去挖掘他们过去的苦痛;你可以给予他们尊重,而不必可怜他们;你可以给他一些帮助,但最好通过组织的形式,而不要轻易以私人的名义。
  最后,一个很普遍的原则是,试着去理解一下你的助人心理,看看自己为什么会做助人者,而且为什么会钟情于某些方式。最好的助人者是站在灾民的角度上看到灾民的真实需要,然后去满足他们的需要。

 

————————————————————————

【附录】可以说的话和不可以说的话

 

可以说的话
  对于你所经历的痛苦和危险,我感到很难过。
  你现在安全了(如果这个人确实是安全的)。
  这不是你的错。
  你的反应是遇到不寻常的事件时的正常反应。
  你有这样的感觉是很正常的,每个有类似经历的人都可能会有很好的反应。
  看到/听到/感受到/闻到这些一定很令人难过/痛苦。
  你现在的反应是正常的,你不会发疯的。
  事情可能不会一直是这样的,它会好起来的,而你也会好起来的。
  你现在不应该去克制自己的情感,哭泣、愤怒、憎恨、想报复等都可以,你要表达出来。

 

不要说的话及原因
  我知道你的感觉是什么(因为你的确无法体验那种痛苦,所以你并不能懂幸存者的真切体验,幸存者的体验是撕心裂肺的,所以你这种轻飘飘的话会令他讨厌你)。
  你能活下来就是幸运的了(幸存者常常宁愿死去,他很可能会抱怨自己为什么不和亲人一起遭受苦难,一起死去,如果是当事人自己受了伤,他也可能宁愿死去)。
  你能抢出些东西算是幸运的了(这是旁观者的话,是站在你的角度上评论幸存者的处境)。
  你是幸运的,你还有别的孩子/亲属等等。(死去的亲人是无可替代的,幸存者会渴望与他们同甘共苦)。
  你还年轻,能够继续你的生活/能够再找到另一个人(幸存者想表达对死去亲人的忠诚,而且失去一个亲人的痛苦是真切的,是不能替代,不能计算的,这时说别人可以替代他,是在冒犯幸存者对死去亲人的忠诚,也是无视幸存者心中的爱与痛)。
  你爱的人在死的时候并没有受太多痛苦(死亡是最大的痛苦)。
  她/他现在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更快乐了(这只是看法,而不是感受,而且是你的看法,不是幸存者的看法,你的看法没有意义)。
  在悲剧之外会有好事发生的(这是在试图否认悲剧的发生,也是在抹去悲剧的意义)。
  你会走出来的(没有站在幸存者的角度去看问题)。
  不会有事的,所有的事都不会有问题的(问题已经发生了,而且还不可逆转)。
  你不应该有这种感觉(任何感觉都是真切的,不能被否认的,也是否认不了的)。
  时间会治疗一切的创伤(说这种话,是在帮助当事人主动遗忘悲剧,而这恰恰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源头)。
  你应该要回到你的生活继续过下去(或许他也想,但他暂时做不到,而原来的生活轨道也的确不可能再回去了)。

 

 
地址:福建省南安市文苑巷 邮编:362300 电话:0595-86382407
传真:0595-86375578 Email:najsjx@126.com
南安市教师进修学校 Http://www.najsjx.com
Copyright (c) 2007.4 najx.com